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律讲堂(生活版)》婚恋中的民法典 夺不走的隔代爱

[复制链接]
山东法岳调查 发表于 2024-1-9 14: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法律讲堂(生活版)》 20220201 婚恋中的民法典 夺不走的隔代爱

老人中年丧子与孙子相依为命,却被孩子亲妈告上法庭。

另一起案件中外,孙女突然被从外公家带走,背后,竟是亲爹在捣鬼两段深深的隔代,爱老人能否夺回濒临失落的祖孙亲情婚恋中的民法典夺不走的德在爱即将播出。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法律讲堂。

这天下午啊,老孙和老伴儿刚从自家菜地里打理完,回到家打开门一个人影,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没等老孙反应过来,一个小小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了他爷爷听到这声呼唤,老孙一下子又惊又喜。

因为这正是他们比较疼爱的孙子小杰啊,看到小杰老孙两口子好,一阵子激动,可随即呢却又发起了愁。

小杰为什么这时候突然来了,孩子的妈妈知道吗?

老孙想打电话给小杰妈妈说一下情况,可每每拿起电话,却又皱着眉头放下了。

那老孙他们究竟又在为难什么呢?要说老孙和老伴儿之前都在重点中学做老师,他们的独生子孙辉从小听话好学硕士毕业后当上了软件工程师之后,结婚生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然而啊就在孙子小杰出生后没多久,老孙家原本幸福平静的生活,却突然之间急转直下,老孙家的儿媳妇儿。

苏曼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销售经理事业心特别的强,以至于啊生下小结不到半年就扔下孩子,开始了各种出差,经常十天半个月都不着家。

对此啊,孙辉心里有怨言,两人时有争吵。在小杰两岁的时候,苏曼为了事业发展,更是去到市区离单位近的地方租房住苏曼搬走丹主,而孙辉的工作呢也并不轻松,这一下抚养照顾小杰的重担,就只能靠老孙两口子了。

不过,老孙和老伴倒是没什么怨言,这样的日子一晃又过了四年,在小杰六岁那年长时间的分居,使得孙辉和苏曼的关系终于走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两个人协商一致离了婚。而离婚以后呢,小杰的抚养权归孙辉,他也依旧像以前一样,跟爸爸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然而老天却似乎是和老孙一家子故意作对,一般就在他们的生活看上去即将恢复平静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的儿子孙辉竟然被查出来了。

肺癌晚期在照顾重病的儿子,那段时间,老两口内心无比绝望。

每每看到爷爷奶奶伤心落泪的时候,小杰总会拉着老两口的手,用天真无邪的眼光。

看着他们说爸爸会好的爷爷奶奶不哭。小杰的董事让老两口感到特别的心疼,不过也让他们度过了儿子孙辉病重离世。

这一段比较难挨的时光。孙辉去世后,老孙夫妇含泪为儿子办理了后事,而看着孙子小杰老两口在心里暗暗发誓,就算再苦再累,也要拉扯着小杰长大,然而都说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尽管老孙努力试图从晚年丧子的悲痛中走出来,拉扯着孙子,小杰慢慢长大,但仅仅两个月之后,一个女人的出现,再次把这个本就不幸的家庭拖入了泥潭之中。

这一天,老孙正陪着小杰在屋里看书,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孙拉着小杰去开门,可是当门打开的时候,老孙一惊,小杰更是一下子躲到了老孙的身后,门外的人竟是小杰的亲生母亲,苏曼只见苏曼平静的和老孙说孙辉的事儿。

我听说了,这次来,我是想带走小杰的,毕竟我是他妈,她还是跟着我比较好听了。

苏曼的话,老孙一下子愣住了,而此时小杰也紧紧的拽着老孙的胳膊说,我要爷爷奶奶,我不跟你走,听着苏曼的话,在看着小杰的反应,老孙是心如刀割呀,孙子自幼跟自己生活。

现在孩子妈妈突然说要带走小杰,这让他怎么舍得,而且对苏曼老孙的意见是相当大的,他和儿子离婚的事儿,姑且不论就说这么多年孩子的吃喝拉撒,这当妈的几乎是从来没有管过。

现在孙辉才走了两个月,他就突然要带走孩子,这让自己和孩子怎么接受?

心里想着这些老孙是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他刚要开口和苏曼争论,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苏曼毕竟是小杰的亲生母亲啊,如果妈妈想要带走孩子,做爷爷奶奶的,又怎么能留得住孙子呢?

思量了,一会儿,老孙蹲下身来,拉着小杰说,好孩子爸爸不在了,妈妈是你比较亲的人。

爷爷奶奶爷姥姥不能一直这样照顾你,你就跟着妈妈好不好?

我和奶奶会经常去看你的说着,说着两行热泪,从老孙的眼角流了下来,见爷爷哭了,一向懂事的小杰也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

尽管有万分不舍,但老孙还是忍痛,把小杰送到了母亲苏曼身边,可是这才过了不到一周,小杰竟然就一个人回来了。

老孙感到惊喜的同时,又有点担忧,难不成是小杰在母亲家出了什么事吗?

为了稳妥起见老孙思量再三,还是拨通了苏曼的电话。

而苏曼接到电话后,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了老孙家见妈妈来了,小杰立刻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坚决不开门。

而老孙心疼孙子也只能和苏曼沟通,说你工作太忙,我和孩子奶奶也是教师出身,能教好孩子,就让孩子跟我们生活吧,可正在气头上的苏曼是什么?

也听不进去,孩子是我的,你们别想着离间,我们母子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这苏曼呢居然还报了警,不过警察了解情况后,表示这是家务事,警方也不好介入,建议双方好好协商。

眼看警方无法介入,小杰呢还不肯出门,苏曼只能先暂时离开。

而苏曼走后,老孙老两口赶紧询问小杰跟妈妈回去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听了小杰讲述的经过后,老孙夫妇着实吓了一跳。

原来小杰跟随妈妈回去以后啊,竟然闹起了绝食。

一开始啊,苏曼还耐着性子在家里陪着小杰,但比较后因为公司实在有事儿,只能留他一个人在家里,而小杰呢赶紧趁着这机会逃了出来。

此时,老孙看着小杰消瘦了一圈的小脸,心里难过极了。

老孙两口子拿定了主意,既然孙子愿意和自己相依为命,那以后就祖孙三个人一起过吧。

然而这一次,老孙依然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就在孙子小杰才回家没几天,一纸诉状又一次打破了祖孙两代人的平静生活。

苏曼为了把小杰带回身边,竟然将老孙夫妇告上了法庭。

由于本案涉及到未成年人的相关权益。

所以法官在开庭前啊,几次找到小杰本人谈话,而小杰极其抗拒和妈妈一起生活的态度,让法官感觉非常震惊。

要知道,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一般都是父母,可小杰没了,爸爸又抗拒妈妈,这该怎么办?

这就涉及到我们今天要讲的法律点,监护人的确定民法典。

第二十七条规定,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S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

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同时,民法典第三十一条规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民政部门或者人民法院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按照比较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在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指定监护人。

在本案中,小杰已经年满八周岁,而二零一七年实施的民法总则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民法典也延续了这一规定。

因此,小杰的意愿自然引起了法官的重视。通过走访学校社区法官了解到,原来小杰爸爸去世后,小杰的情绪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爷爷奶奶在学校的建议下,一直在请心理医生做小结的心理疏导。

而根据心理医生的评估,小杰在父母离异爸爸去世后,心理创伤严重。

妈妈的起诉,更是让他的心理状况不理想。据此,法院认定,小杰自幼随父亲祖父母共同生活,感情深厚,生活稳定,故不改变抚养监护状态,既有利于他的生活和学习,也有利于情绪的稳定,因此,比较终驳回了苏曼变更小杰监护人的诉讼请求,拿到判决书后,老孙夫妇特意找到舒曼说,欢迎你随时来家里看孩子,我们陪伴不了孩子,一辈子,希望你们母子之间能够多些理解和照顾。

此时的舒曼也意识到了自己在小杰成长过程中的缺失。

他说,我以为有了事业就能得到孩子的欣赏。

但是我错了,我从没站在孩子的角度想过,说着苏曼的脸颊也挂满了泪花。

在这个案例中,小杰重回爷爷奶奶的身边令人欣慰。

而在接下来的这个案例中,同样是一个隔代亲的家庭外,孙女竟然被亲生父亲从相依为命的姥姥姥爷身边强行带走。

不仅如此,父亲还拒绝姥姥姥爷进行探望孩子的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两位老人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法律又会如何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呢?

女儿意外离世外,公含辛茹苦拉扯外孙女长大女婿突然登门将外。

孙女强行带走几经追问,现原行面对女婿赤裸裸的要挟,老人是否只能忍气吞声?

女婿的阴谋究竟能否得逞婚恋中的民法典夺不走的得代爱正在播出二零二零年暑假的一个清晨,老孟提着菜篮往回走,想着给外孙女婷婷做一顿丰盛的大菜,可打开门,只看见老伴孤零零的抹眼泪,老孟连问老伴儿婷婷去哪儿了?

而老伴此时哭个不停,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被他爸带走了。

老孟的心咯噔一下,手里的菜篮也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这就奇怪了。

外孙女被父亲带走,作为姥姥姥爷的老孟夫妇为何如此难受?

老孟两口子这辈子的生活啊说不上精彩。但是也温馨幸福,他们有个独生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工作并和一个叫繁盛的同乡。

结婚很快,生下一个女儿实在要说遗憾,可能就是女儿女婿啊,一直在大城市打拼,每年只有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家来看看。

可天有不测风雨。就在两年前的春节前,老两口还像往年一样,等着女儿女婿回家的时候,他们等来的却是一场噩耗。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竟然夺走了女儿的生命。得到这个消息以后,老孟老两口整日以泪洗面,甚至想着跟女儿一起S了算了。

而这时候是外孙女婷婷给他们带来了活下去的信念。

婷婷,那时候刚刚六岁,长得和妈妈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娇小可爱,而且特别听话懂事儿。

由于爸爸妈妈在城里打拼都忙,他从小啊就是和老孟两口子在一起,因此啊也格外的亲在得到女儿车祸离世的消息以后,老孟夫妇看着外孙女婷婷的小脸突然觉得虽然女儿走了,但婷婷不就是女儿生命的延续吗?

因此,老两口打起精神告诉自己,不但要好好活着,还要把婷婷培养成才。

从此外孙女婷婷就成了老孟老两口的精神支柱,而女婿繁盛呢在妻子去世以后,他还是像以往一样,每年过年都回来看望老孟夫妇和自己的女儿婷婷。

然而就是这个看上去十分孝顺的繁盛,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上门带走了。

与老孟夫妇相依为命的婷婷,这让老孟是既生气又不解。

婷婷从小就是老两口在照顾繁盛,为什么突然要把他从外公外婆家接走,如此蹊跷的行为背后繁盛,究竟有着怎样的目的呢?

老道文告诉老孟说,女婿繁盛接走。

婷婷时只是说孩子大了得跟着亲生爸爸过就不麻烦。

二老了,可老孟打听后却发现这婷婷并没有跟着繁盛回到城市,而是寄居在了和老孟同乡的繁盛,姐姐家,这显然跟繁生自己说的对不上啊,知道这个情况,老孟心里很不是滋味。

女儿刚离世两年,女婿就等不及,要跟自己撇清关系了吗?

带着复杂的心情,他拨通了女婿的电话,电话中,老孟言辞恳切的跟繁盛说,我们照顾婷婷是心甘情愿的,而且婷婷跟着我们,你工作生活都方便啊,可这一番真情换来的却是电话那头凡剩一句冷冰冰的回头再说吧,接着电话就挂断了,这下老莫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实在没办法,他们只能找到繁盛的姐姐想打听打听消息,在老孟夫妇的一再恳求下,繁盛的姐姐吞吞吐吐的表示啊,婷婷现在已经被繁生带回城里了。

自己虽然不知道孩子现在的下落,不过繁盛的确说起过这次他带走孩子的目的,老孟赶忙追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而繁盛的姐姐也缓缓的讲出了繁盛,曾经和自己提到过的所谓计划。

原来呀樊顺这样做居然是为了要挟老孟夫妇,当初老孟的女儿去世,肇事方赔偿了一百多万的事故,赔偿款由繁盛和老孟老两口各自分得了一半,可在繁盛看来老两口都这么大岁数了,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不像他自己啊,他在大城市打拼,将来还得供养女儿多不容易呀,可怎么才能让老两口拿出这笔不菲的赔偿款呢?

这时候繁盛想到了女儿婷婷,他知道婷婷可是老两口的心头肉啊,如果自己把婷婷带走了,那老两口为了见孩子,肯定什么条件都得答应。

因此啊繁盛便到老孟夫妇家带走了婷婷,暂时在姐姐家寄养了几天以后,又带着婷婷返回了自己工作的城市。

讲到这里繁盛,姐姐也摇了摇头,无奈的和老孟夫妇说,凡盛,怎么说,也是婷婷的亲生父亲,他要铁了心,不让你们见孩子,你们不也没辙吗?

老孟此时心里是五味杂陈,为了婷婷,他不建议放弃这笔钱,可这是女儿用命换来的钱繁盛,她怎么有脸独吞?

想到这儿。老孟再次拨通了繁盛的电话,繁盛,有点吃惊,他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居然走漏了风声。

不过既然这样正好就不兜圈子了。在电话里繁盛。

对老孟说,事到如今我也就明说了吧,只要把补偿款给我,我一定亲自把婷婷给二老送回去,要是不给他冷笑了两声,您再想见婷婷可就费点周折了,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老孟是气血上涌,被自己视作掌上明珠的外孙女婷婷竟然被繁盛,当成了要钱的筹码。

老孟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可是繁盛,毕竟是婷婷的父亲。

如果他真的不让老人探望自己的外孙女,那老孟老两口又能怎么办呢?

不久以后,他通过朋友联系律师进行了咨询。

在律师的建议下,老蒙很快向法院提起了诉讼,主张自己作为外祖父母,享有对婷婷的探望权。

开厅的那天,也许是自觉没有脸面见老孟夫妇繁盛并没有到庭,而法院则依据相关规定,对本案进行了缺席审理。

庭审中,律师向法庭出示了一系列的证据。而在所有的证据中,有一份证据比较为特殊,那是一段不长的微信录像录像里,婷婷用稚气的声音说,大家好,我是婷婷。

在新学校,我认识了好多好朋友,可是我也好想姥姥姥爷呀,希望他们早点来看我。

这份录像是繁盛,姐姐提供的在厅上老孟夫妇看着录像里稚嫩可爱的婷婷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那么这起外祖父母请求探望权的案件,法院应该如何裁决呢?

这就涉及到我们今天第二个法律点祖父母外祖父母对孙子女外孙子女的探望权在民法典实施前,祖父母外祖父母起诉主张探望权的,除非父母一方存在严重不利于孩子成长的情形,否则啊不容易得到明确的支持。

而在民法典实施后,对于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探望权,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却明确了法律应更多的考虑。

亲情伦理,本案中,作为外祖父母,老孟夫妇探望孩子,延续祖孙。

亲情对孩子并没有不利的影响,相反,人为的阻隔祖孙。

亲情只会对孩子老人的心灵造成双重伤害。对此,民法典第八条规定,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公序良俗而毫无缘由的不让祖父母外祖父母探望孙子女外孙子女很明显违反公序良俗。

另一方面,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也规定了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

老年人。本案中,老孟老两口已经遭受了独生女离世的沉重打击,能经常探望外孙女是他们获得精神慰藉的重要途径,见不到外,孙女令其内心十分痛苦,于情于理,都应当允许两人探望外。

孙女婷婷比较终法庭依据民法典第八条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八条判决老孟老两口有权探望外。

孙女婷婷判决后不久的一天,在繁盛姐姐的说和下繁盛,带着婷婷回到了老孟家中,面对繁盛,老孟夫妇也开诚布公的表示,他们留着钱,只是为了能给婷婷以后的生活一个保障,只要婷静需要,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所有的钱来的听了老孟夫妇的话,繁盛羞愧难当。

老孟夫妇如此为自己的女儿着想,而他呢却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狭隘表态说,从今往后,他绝不会再提出要重新分割亡妻的S亡赔偿金。

在今天的两个案例中,老人都曾经历失去独生子女的痛苦,也都差一点,失去和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孙子女相互陪伴的机会。

其实,作为孩子的父母,我们应该知道,法律之所以首选父母作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是因为通常情况下,我们父母才是比较会为孩子考虑的那个人,所以作为父母,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不能完全不考虑老人和孩子的意愿,更不要把监护权探望权,当做成年人之间相互较劲的筹码,这样让孩子多份疼爱亲人间少些心结,也能更少一分遗憾。

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法律讲堂,我们下期节目再见。小夫妻儿女双全,却为带娃起争执闹分居。

另一个案例中,半路夫妻面对拆迁好事竟闹得反目成仇。

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能否重归于好,他们濒临破碎的婚姻,会走向何方?

婚恋中的民法典离婚,请冷静下期播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Get更多资讯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